影视公司业绩对赌频亮“红灯”,“赌”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十赌九输,但凡赌过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可偏偏现如今的许多影视公司还是执着于“赌”,而且是拿着身家性命去赌!

对赌协议,从被发明开始就是为了保障资本方的权利而设计的,毕竟他们是在用真金白银投资一家公司,可一旦这家公司的经营出现问题,资本方也要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为此,在国内大家又提出了“回购”的概念,即如果融资方最终不能履行对赌合约,投资方有权力要求融资方按照原价赎回股份,甚至还要“还本付息”。

不难发现,对于融资方来说,对赌的风险非常大。用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就是《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饰演角色的原型)的话说,“对赌就意味着你眼下已有的资源无法达到的目标,而你将被迫必须达到”,很有点把自己逼上梁山的意味。

当然,对于对赌双方来说,如果能完成业绩,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一旦业绩无法完成,融资方就面临着减少获得融资,增加出让股权,甚至不得不回购股份的“惩罚”。

3 - 640?wx_fmt=png.jpg

最近导演王小康和游戏公司天润数娱就经历了这样的窘境。其中王小康因为净利润仅为2637万,远远少于承诺中的9200万,被迫让出了9%的股权;而天润数娱则更惨,创始人汪世俊等人可能面临着股份被清零的下场。

影视公司对赌知多少,赌局随处都在

融资不容易,这是过去一段时间影视公司普遍的反应。鹦鹉君也在之前的文章反复提到了这一点。但影视公司想要发展,没有资金做后盾是不行的。近几年,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影视公司,如慈文传媒、欢瑞世纪、盟将威、完美影视等纷纷和资本方签订了对赌协议。而从目前看来,有些公司对赌协议的完成情况还是不错的。

5 - 640?wx_fmt=png.jpg

比如盟将威,去年播了《军师联盟》《热血长安》两部剧,加上2016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2》,凭借在之前就和卫视及网络平台签下的合同,公司以1.77亿的利润总额成功的完成了2016年的任务。连续三年达标后,完成了对赌,最终将公司股份全部以当初议定价格卖给了当代东方。

相比之下欢瑞世纪完成任务就显得更加游刃有余。当初星美注资时,双方签订的对赌协议中规定欢瑞2016年-2018年利润分别为2.41亿、2.90亿和3.68亿。而随着《封神之天启》《青云志3》《盗墓笔记2》版权卖给腾讯,欢瑞世纪的2017年净利润达到了4.22亿,比对赌协议中高出了45%。

6 - 640?wx_fmt=png.jpg

此外,克顿影视、完美影视等公司也都顺利的完成了自己的对赌。从这些公司的特点不难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制作能力很强的公司,之所以能够完成对赌,(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靠的也都是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克顿参与的《何以笙箫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完美影视的《灵魂摆渡》都获得不错的市场反响。

他们为什么会赌输?

当然,不是所有参与对赌的公司都是幸运的,也有很多公司的对赌遭遇了失败。最近的康曦影业导演王小康就是其中一例。

实际上,这几年康曦影业做出了不少好剧,去年的两季《狐狸的夏天》就在腾讯上获得了非常高的点击率,并且为平台拉到了不少付费会员。该剧最后还获得了四川卫视的垂青,成了先网后台的典范。

7 - 640?wx_fmt=png.jpg

但独木不成林,由于《八月未央》有韩星Rain的参演,在限韩令没有完全解除的情况下,难以很快为公司实现经济效益。此外,康曦影业也存在着一定的业务停滞的情况。公司在2015-16年间业务都有一段“空窗期”,2018年虽然会有《精武门》等项目上马,但也要去尽力消化之前的项目,业绩压力比2017年更大。

8 - 640?wx_fmt=png.jpg

要知道,因为拍摄《中国家庭》等剧,早年间王小康被称为“金牌导演”,其实力不言自明。所以总体上看,这次王小康的问题,并非主要出现在剧作的能力上。从王小康和康曦影业的表现来看,这次对赌的失败更多的还是公司对市场环境的判断出现了偏差,以至于出现了作品积压等一系列问题,最终导致了公司业绩的下滑。

致终将离去的“赌”时代

一个行业之所以对赌成风,一定是两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是融资方对市场判断超级乐观,以至于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从资本市场上拿钱,然后拼命撑估值,完成业绩对赌或最终上市。另一方面,资本方也发现这个行业正在快速崛起,也乐得将真金白银投入到市场中去。

两方一拍即合之后,对赌只是一个大家都愿意接受的安排而已。

从2015年左右开始,影视行业刚好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随着电影票房的飙升,互联网平台的崛起,所有影视公司都像打了一针兴奋剂,大家都开足马力生产内容,其对融资的需求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与此同时,许多热钱也开始看到商机,大规模涌入市场。许多影视公司的估值都在资本的扶植下打着滚的往上蹿。而且这其中很多公司的估值都存在着巨大的泡沫。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资本方的投资基本只有两种主要的退出机制:要么就是公司走到上市,资本方将手中的股份变卖套现;要么就是公司被BAT这样的大资本收购,资本方拿钱走人。

9 - 640?wx_fmt=png.jpg

但这几年,国家金融机构已经发现了许多公司估值中的水分,并且意识到这种情况会对整个证券市场带来巨大的危害。于是通过各种行政手段,相关部门在对影视等行业的金融去杠杆化,并且对准备上市的公司做更严格的审查。另一方面,由于前几年的快速发展,本就有限的影视市场已经趋向饱和,留给公司发展的空间正在极具缩小,许多公司都已经无法再去支撑自己的估值了。

于是到了2017年,整个影视行业居然只有4家公司完成了IPO。这就意味着很多涌入影视行业的热钱找不到出口,同时意味着之前许多参与对赌的影视企业无法兑现承诺,如果再无法找到阿里、腾讯这样的大资本接盘,留给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这样的情形自然是许多影视公司不愿意看到的。那么在政策趋紧,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当今,影视公司到底应该如何来看待资本,看待对赌呢?

实际上在经历了这一轮的大起大落之后,我们不难发现很多成功的公司都有着类似的成长轨迹。

 

首先就是苦练内功。无论何时,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内容永远为王。认真打磨项目,做出符合市场的作品,为公司赢得口碑和经济利益。这不但是公司存活下去的不二法门,同时也是吸引到BAT等优质资本注意力的最好途径。

等到公司发展到一定体量之后,再引入资本。这个时候公司的造血能力已经有了保障,估值也不是靠“拉大旗,扯虎皮”撑起来的,而是实实在在靠作品打出来的。(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个时候引入资本就不是为了“炒概念,撑估值”了,而是助力公司进一步发展,向更高目标迈进了。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上市才会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聪明人都会下笨功夫。与其天天挖空心思的想在资本市场上搞事情,不如潜下心来,从头做起。想要一口吃成胖子,在任何时候都是很难获得成功的。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