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撤退,中国影视业迎来寒冬

发于2019.8.26总第913期《中国新闻周刊》
经过十几年的高速发展,中国影视行业终于迎来寒冬。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8月19日,25家影视概念股中有16家上市公司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其中13家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ST中南、北京文化、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当代东方净利润跌幅最大。尤其是华谊兄弟,在2018年亏损11.82亿元后,预计2019年上半年再亏损3.3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219.13%。
从电影票房收入看,2019年上半年中国电影票房首次同比下滑。7月4日,艺恩发布《2019年上半年电影市场景气洞察》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电影总票房311.7亿元,同比下滑2.7%;观影人次8.08亿,同比下滑10.3%。
此时,国内暑期档电影还在热映。艺恩数据显示,截至8月19日,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收入突破41亿元,有望冲进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前三。然而,正如今年年初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高达46.56亿元票房收入难掩北京文化的亏损一样,暑期档《哪吒》的大爆发似乎也无法挽救光线传媒的困局。
2018年5月,影视行业掀起查税风暴。在监管趋严的态势下,今年已有多部电影改名、提档甚至撤档。资本市场对影视行业的态度也已发生大转变,几家头部影视公司的市值平均萎缩70%以上,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今年6月16日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坦言,影视行业从业者需要重振士气,观众和资本则需要重建信心。

政策风暴
近些年,各路资本暗怀心思涌入影视行业,都试图分电影票房一杯羹。资本推动影视行业快速往前走,比如万达挥舞着金钱大棒,组建起国内最大规模的发行和院线公司。很多资本缺乏对规则的基本尊重,也导致影视行业出现各种乱象。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由于资本一度对影视行业热捧,造成整个电影行业都不缺钱,带来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供求关系的失衡,像天价片酬、明星资本化、金融杠杆等问题,其实都跟这一点有关系。
实际上,中国影视行业一直十分弱小,无论是资本规模还是制作能力,各大影视公司都不足以抵挡各路资本的“入侵”。尹鸿指出,中国的影视公司规模也都很小,影视行业没有专业的行业协会,也没有很好的社会管控机制,对资本流动、资本的使用缺乏有效的监督。
而在好莱坞,对资本的管控非常严格。通过近百年的发展演变,好莱坞形成了各种专业的行业协会。然而,中国影视行业一直依赖政府的管理,无法依靠行业自身的需求去管理。“为什么专业的行业协会建立不起来?原因有两个,一是影视行业过于分散,没有领导性的企业,群龙无首状态下是无法建立规则的;二是由于各种政策限制,中国建立行业协会这样的社会组织并不容易,独立空间很有限,实际上也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
于是,在行业管理失效状态下,影视业在几年时间里野蛮生长。票房的一时火爆吸引更多资本进入,更多的资本又推动着导演和明星的地位水涨船高。
在那段影视行业莺歌燕舞的日子里,明星导演们拿着天价片酬,利用工作室制度逃税避税,甚至介入到资本市场操作中。过去,黄晓明作为华谊兄弟公司股东在公司股票暴涨时赚得盆满钵满,现在看来也显得不值一提。明星只有亲身到二级市场“割韭菜”,才能收获更大利益。后来,赵薇操盘万家文化、范冰冰站台唐德影视,外界就已经见多不怪。当股市里获益十分容易时,谁还愿意苦哈哈地拍电影。
早在2018年1月,被称为影视行业四大税收“洼地”之一的霍尔果斯,开始暂停增值税返还和个人所得税优惠两项地方性政策。4月,霍尔果斯再次要求企业注册“一址一照”,即要有实体注册地址和办公场地。同时,霍尔果斯当地税务部分开始对发票进行限制,一下子戳中影视公司回款周期较长的痛穴。于是从6月开始,霍尔果斯出现影视公司“注销潮”。
与此同时,浙江东阳、江苏无锡、上海松江区的税收政策出现调整。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注册在四大税收优惠地影视公司的税收支出大幅提高。这也直接导致很多影视公司在2018年下半年后减少项目投资,开始准备过冬。

业界格局生变
2011年,对标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中国民营电影公司“五大”概念被首次提出。这五家民营电影公司分别是华谊兄弟、光线、博纳、星美与小马奔腾。
数年之后,华谊、光线、博纳继续保持民营电影公司头部地位,而小马奔腾随着创始人李明的离世开始衰弱,星美旗下的嘉映专注文艺片逐渐掉队。新加入竞争的是拥有强大发行和院线的万达影视,以及背靠乐视网的乐视影业。
至此,华谊兄弟、光线、博纳、万达、乐视成为大众熟知的五大民营电影公司。原中国电影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等8家单位组成的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则成为国资电影势力代表。
2015年,五大民营电影公司最辉煌的时刻。当时中国电影总票房440.69亿元,国产电影票房271.36亿元。国产电影票房前十部电影中,五大民营电影公司占有八部。水涨船高的票房业绩,刺激着各大上市影视公司股价。在资本市场的大力追捧下,华谊兄弟的市值一度接近800亿元。

中国大陆地区总票房排名 /艺恩数据智库 (截至2019年8月16日)
不过,时间仅隔一年,中国电影市场便出现风云突变。2016年中国电影总票房457.11亿元,只比2015年同期增长3.73%;观影人次为13.8亿,同比增长仅9.5%。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和观影人次增速首次出现下降。国内票房市场增长似乎进入一个瓶颈期,想要延续过去的高速增长变得困难了。
在2017年电影市场开始回暖之际,影视行业却在2018年开始陷入寒冬。远东宏信影视行业总监刘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影视寒冬缘自资本寒冬。导致资本撤离的最直观的原因是影视行业的不规范、波动性大、政策变动、高风险等特点。影视行业的不确定性和金融行业需要的确定性相互矛盾,前期热后期受政策影响突然冷却,再加上行业内近年多种融资“套路”使得资本受伤离去。“从去年开始,很多金融机构感受到资本市场的乏力。在资本寒冬下,资金优先保障实体经济,开始从影视行业撤离,进而导致影视寒冬。”
在资本寒冬中,五大民营电影公司开始纷纷陷入困局。
华谊兄弟在2018年交出上市以来最差成绩单。2019年,华谊兄弟再次陷入多部电影撤档风波,正在遭遇现金流短缺的苦恼。而博纳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之后,公司价值长期被低估,股票价格也一直低迷。2016年,博纳宣布私有化后,开始谋求回A股上市。不过,大环境突变使得博纳这条“回A之路”异常严峻。
由于影视行业购并案大量增加,监管层开始对其严格对待。几年前,万达和乐视都希望将影视公司装进上市公司。2019年2月,一波三折的万达电影重组方案终获批准。而乐视影业由于乐视网牵连,乐视生态危机爆发,乐视控股原有7大生态体系土崩瓦解。
新势力崛起
国内知名编剧汪海林曾开玩笑地说,他很“怀念煤老板时代”。他将近些年资本对影视行业的“入侵”分为三波,“入侵”主体分别是煤老板、房地产商和互联网巨头。
汪海林指出,煤老板不干预创作,房地产商喜欢管理,最差的是互联网公司,用大数据、大IP、流量思维让影视行业变得越来越离谱。
从2014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巨头开始入局影视行业。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全球各大互联网巨头之所以布局影视行业,其实是在搭建大文娱生态体系,影视行业只是其中一部分。以腾讯作为案例,其主业是游戏,同时还有网文、动漫、影视等业务,形成一个大文娱产业链。一部网文小说,既可以改编成游戏,可以改编成动漫,还可以制作成影视作品。
在互联网影企中,腾讯影业重视内容,而阿里影业则更加注重基础设施搭建。过去3年多来,腾讯影业先后与漫威、华纳、派拉蒙等好莱坞大厂联合出品影片。今年3月,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的重要出品方之一也有阿里影业,这是国内传统电影公司还没有做到的。
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巨头已成为影视行业不可或缺的部分。BAT背后掌握的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掌握了互联网播放渠道,猫眼和淘票票成为电影市场最重要的网络分销渠道。相关数据统计,电影院卖的票90%是从互联网上买的。随着互联网影企开始深度参与电影项目投资、出品及发行,开始逐步具有了独立制作影视作品的能力。
此外,最近几年崛起的一些新兴影视公司也值得关注。早年间,徐峥作为创始人的真乐道靠着“囧”系列电影而爆红。近些年,前身为宁浩电影工作室的坏猴子出品过《疯狂的赛车》《心花路放》等系列电影。2013年才开始转型做影视的北京文化踩中《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爆款电影。凭借低成本喜剧电影,开心麻花接连做出《夏洛特烦恼》等10亿元票房以上的电影。
群雄割据的时代,行业洗牌在所难免。回顾好莱坞的历史,由于电影制作具有极大不确定性,如果背后没有其他业务或者大公司作为支撑,独立电影制作公司是很难持续生存的。2010年11月3日,索尼公司以近50亿美元的价格将米高梅买下。从此,好莱坞八大公司中的最后一个独立制片公司消失了。
未来,影视行业的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行业间的整合将不可避免。影视公司将来给BAT“打工”,还是由国资出面整合,两种前景都存在可能性。
不过,尹鸿觉得,影视行业从业者更为担忧的是社会环境和舆论环境的不友好。“当前社会把仇富心理放在电影行业,容不得出一点问题。大家对电影上纲上线,扣帽子、打棍子现象越来越多,将电影泛政治化、泛道德化,使得整个电影行业战战兢兢。”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