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主业拖累营收 *ST梦舟拟转让影视文化板块资产

双主业拖累营收 *ST梦舟拟转让影视文化板块资产
财联社(合肥,记者 刘梦然)讯,因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而面对退市危机的*ST梦舟(600255.SH)第一时间启动自救计划。5月6日节后首个交易日,*ST梦舟发布公告称,为回归铜加工主业,公司拟挂牌转让影视文化板块资产。

同一时间,公司宣布拟以现金方式受让控股子公司鑫古河金属(无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古河”)剩余40%股权,以此证明回归主业的决心。而如此“一进一出”的密集动作,也说明*ST梦舟的今年的保壳之战已经开始。

5月6日,*ST梦舟开盘跌停,截至记者发稿,每股价格为1.07元,总市值18.93亿。

折戟“电影梦”

*ST梦舟最早为铜加工产业,前身为鑫科材料。2015年,公司收购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西安梦舟”)100%股权,新增电视剧的制作和发行业务,从此走上了“铜加工+影视”双主业发展的道路。

目前公司影视文化板块包括西安梦舟100%股权及其下属所有资产(包括其持有的梦幻工厂文化传媒(天津)有限公司(下称“梦幻工厂”)70%股权。

而上市公司如今面对的退市风险,也是受影视板块拖累。2015年,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收购了西安梦舟影视100%股权,交易对价9.3亿元,新增电视剧的制作和发行业务。

根据收购协议,交易对方承诺2014至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0000万元、14000万元和19400万元,对应年份实际完成业绩10428.29万元、14132.90万元和19504.39万元,均为“踩线”完成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在标的公司三年业绩承诺期结束之后,影视资产业绩以可见速度变脸:据当时公告显示,2018年西安梦舟亏损高达4.77亿元,以及上市公司转销收购西安梦舟形成的商誉6.33亿元,收购梦幻工厂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2.69亿元;对西安梦舟预付的1.52亿元影视投资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计提转让嘉兴梦舟股权等带来的坏账准备1.158亿元。

综上因素,*ST梦舟2018年的净利润由盈转亏,达到-12.63亿元,同比减少939.64%。2019年,上市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32亿元,当年西安梦舟净利润为-10.74亿元。

据业内分析人士想财联社记者介绍,影视行业自2018年末进入行业低谷以来,电视剧爆款缩减,不管在平台还是内容制作方面都面对较大经营压力。今年一季度,作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影视传媒行业的“寒冬”可能会持续更久,多重压力下可见上市公司剥离影视业务的迫切。

对于交易相关疑问,财联社记者联系上市公司,但未获得回应。不过,由于本次交易采取公开挂牌出售方式,如经公开征集没有产生意向受让方的,存在流拍风险。

回归铜加工业务

事实上,虽然公司目前持西安梦舟全部股权,不过子公司的核心经营团队在2018年已经全部退出。据悉,影视行业是轻资产行业,在以导演张健为代表的核心运营团队离走后,西安梦舟当年未能实现有效营业收入,这也是当年西安梦舟商誉被全部计提减值的原因。

目前梦舟股份的影视板块业务的核心为梦幻工厂,而在本次处置完成后,*ST梦舟将彻底退出影视文化业务,公司表示将集中精力做大做强铜加工产业,实现公司和股东价值最大化。

当天同一时间,公司宣布公司拟以现金方式向控股子公司鑫古河的少数股东日本古河电气工业株式会社受让其持有的鑫古河剩余40%股权。资料显示,鑫古河成立于2001年,自设立以来一直从事铜合金复合材料、新型铜合金材料、铜合金复合材料及其他有色合金材料制品的开发生产。

对于交易目的,公司表示此举是公司回归铜加工主业及持续深耕高精密度铜带领域的重要举措之一。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度和2020年一季报,鑫古河分别盈利3605万元和875万元。

而在确定将影视行业和铜加工作为双主业之前,*ST梦舟也曾做过多元化尝试。2013年,时名为鑫科材料的上市公司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亏损约5381.39万元。铜加工难撑业绩之际,2013年—2015年上市公司先后筹划进军投资民营银行、新能源锂电池以及影视等行业进行多元化发展,最终确定铜加工和影视的双主业发展。

不过,铜加工能否承担起保壳的重要任务,目前也存在疑问。据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加工制造业营业收入为20.74亿元,比上年大幅下滑54.46%。在产销量上,铜基合金生产量为40919吨,销售量为42377吨,分别比上年减少58.42%和57.64%。此外,辐照特种电缆产销也出现一定缩减。

根据最新发展战略,公司表示将强力回归主业,继续做强、做精、做大高精度铜合金板带产业,丰富产品品类,提升产品档次,增加公司盈利能力的高端制造业发展规划。同时,公司拟通过自身以及与战略投资者的合作,将产能先期提升至6万吨/年。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一方面表示目前确定了以高端铜加工为核心,加大铜加工业务的持续发展力度,另一方面,公司也表示还将积极寻求新的业务领域的发展方向。以此来看,公司可能还在寻求转型的路上。

“面值退市”压力不散

值得一提的是,在因业绩连续亏损而“披星戴帽”之前,公司曾一度陷入沦为“仙股”的局面之中。

受制于业绩连续亏损等影响,公司在二级市场表现同样低迷,今年4月22日到24日,*ST梦舟每股价格分别报收0.98元、0.93元、0.85元,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一度拉响“面值退市”警报。

4月25日晚间,控股股东船山文化迅速“救火”,控股股东及关联企业、一致行动人,计划在6个月内增持不少于500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83%。同时,船山文化承诺本次增持不受股价波动影响,不存在因公司股票价格超出增持计划披露的价格区间无法实施的情形。


公告显示,船山文化、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占11.62%的20561.77万股,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合计20495.94万股,占其持股数量比例的99.68%。在股权大比例质押的背景下,此次增持方案的兑现可能也存在疑问。对此,船山文化承诺表示,若无法如期履行完毕增持承诺,将向上市公司实施1000万元的现金赔付。

与此同时,公司还决定以每股不超过1.14元的价格,回购股票5000万元至1亿元。组合拳之下,公司于4月27日至4月2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也终于重回1元线之上。

截至30日,两市面值低于1.2元的公司有22家,其中ST锐电已确定将终止上市,成为今年面值退市第一股,将于5月13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业内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ST梦舟在经过有效的救市措施后,虽然目前股价已经重回面值线之上,不过其未来的走势依然与公司的基本面相关,在优胜劣汰和优化资源配置的大背景下,公司的面对的考验并不轻松。

5月6日,*ST梦舟开盘跌停,截至记者发稿,每股价格为1.07元,公司“面值退市”压力并没有完全消散。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