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档票房近40亿创历史第二,为何影视股却表现不太行?

刚刚过去的中秋国庆双节,对于以电影为主营的上市公司来说,是2020年以来的第一个真正的票房盛宴。相较于此前《八佰》独占大荧幕,《我的我的家乡》、《夺冠》、《姜子牙》等商业大片的轮番上映,让背后的影视上市公司迎来了业绩转折点。

根据猫眼电影向界面新闻提供的数据,2020年国庆八天档,全国总票房合计39.5亿元,成为国庆档历史第二高票房,八天观影人次近1亿人,日均放映场次超过39万。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国庆档的总票房这么高,实际上是整个上半年电影市场长期积累压抑的一个结果,可以说是一种需求压抑之后的爆发式反弹,这种反弹实际上也是触底反弹的一部分,所以完全在意料之中。”

7月20日,已停摆半年的电影影院宣布开放,10月8日全国总票房突破百亿。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止10月13日,《我和我的家乡》上映13天,总票房达22.11亿元;《夺冠》上映19天,总票房7.09亿元;《姜子牙》上映13天,总票房14.68亿元;上映54天的《八佰》,总票房达到30.91亿元。

背后的上市公司也迎来了疫情后的业绩转折点。但国庆节后三个交易日,影视股的股价表现却不太好。

影视公司分羹国庆档

商业大片扎堆的背后,是影视类上市公司的资本盛宴:《我和我的家乡》出品方包括北京文化(000802.SZ)、阿里影业(01060.HK)、中国电影(600977.SH)等;《姜子牙》出品方包括北京光线影业、霍尔果斯彩条屋营业、北京中传合道文化、北京可可豆影视,四家公司均为光线传媒(300251.SZ)关联公司;《夺冠》出品方包括欢喜传媒(01003.SH)、阿里影业、中国电影(600977.SH)等。

目前,已有部分公司发布电影带来影片收入情况。

10月12日,光线传媒发布关于电影《姜子牙》的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主投、主控的影片《姜子牙》于10月1日公映。据国家电影资金办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11日24时,该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11天,累计票房收入约为人民币14.56亿元。

截至2020年10月11日,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3.60亿元至人民币4.00亿元。

此前《哪吒之魔童将世》票房破50亿元,为光线传媒带来的总营收超过12亿元。

此外,光线传媒此前曾发布公司关于电影《八佰》票房的公告。截止8月27日,《八佰》累计票房14.34亿元,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为3000万元-3600万元。

截止10月13日,《八佰》总票房达30.91亿元,以上述票房分成计算,光线传媒将从《八佰》获得收益约7760万元。

国庆档八天,受益于《姜子牙》、《八佰》,目前光线传媒获得的营收合计已达到4.77亿元。

10月9日盘后,北京文化(000802.SZ)发布关于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票房的公告。北京文化参与出品、制作、营销、发行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在2020年10月1日起公映。截至10月8日24时,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8日,累计票房收入约为人民币18.71亿元。

北京文化来源于该影片的收益约为8000万元-1亿元。根据最新票房数据,《我和我的家乡》截止10月13日总票房为22.20亿元。以上述票房收益计算,截止目前,北京文化源于《我和我的家乡》收益约为1.19亿元。

8月21日,华谊兄弟出品的《八佰》登陆院线,成为2020年首部登陆大荧幕的商业大片,8月26日,华谊兄弟曾发布关于电影《八佰》票房的公告。

截至2020年8月25日24时,该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5天,累计票房收入(即影片的累计总票房)已超过人民币11.55亿元。截至2020年8月25日,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2.05亿元至人民币2.45亿元。

截止10月13日,《八佰》总票房达30.91亿元,以上述票房分成计算,截止目前,华谊兄弟从《八佰》获得的营收达到6.56亿元。

其他上映电影出品方尚未公布电影票房收益。

“以电影为主业的这些影视上市公司实际上在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电影的票房和档期实际上一旦错过之后,想要在另外的档期中取得比较好的表现是相对较为困难的。客观来说,中国的电影产业开始恢复整体市场,未来发展前景较好。”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从资本市场表现来看,国庆后,10月9日-10月13日三个交易日内,各大影视上市公司表现平平,远弱于同期大盘表现。其中光线传媒累计下跌18.19%,下跌幅度最大,华谊兄弟累计上涨2.22%、中国电影累计上涨3.90%、北京文化累计下跌8.98%、上海电影累计上涨0.75%、万达电影累计下跌2.87%、金逸影视累计小幅上涨0.63%……

能拯救惨淡的业绩吗?

从今年1月23日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可统计票房超6万块屏幕一起关闭。7月20日,电影院线宣布开放,停摆半年的中国电影重新启动。但无片可放的上半年,以电影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业绩一片惨淡。

2020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实现营收3.24亿元,同比下滑69.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31亿元。2018年-2019年,华谊兄弟分别亏损10.9亿元,39.6亿元。

若2020年公司业绩不能扭亏,华谊兄弟将面临直接退市的困境。

因此,《八佰》曾被看作是华谊兄弟的“救命稻草”。以公司目前从《八佰》获得的营收达到6.56亿元来看,2020年华谊兄弟扭亏有望。

2020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实现营收2.59亿元,同比下滑77.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057万元,同比下滑80.46%。截止上半年,光线传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766亿元。

受益于《姜子牙》、《八佰》,目前光线传媒获得的营收合计已达到4.77亿元。

2020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为564.85万元,同比下滑91.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429.83万元,同比下滑39.8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1亿元,同比增长74.38%。

北京文化源于《我和我的家乡》收益为1.19亿元。

参与出品《夺冠》的中国电影,上半年营收4.61亿元,同比下滑90.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02亿元,同比下滑173.6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09亿元。

除了因出品、发行而获得收益的影视公司外,以电影放映为主营的影视类上市公司也将随着影院的重新放开,获得资金的流入。

中国电影电影发行、放映占营收比重超过73%、上海电影(601595.SH)电影放映占营收比重达到69.33%,此外,以院线为主的上市公司还包括万达电影(002739.SZ)、横店影视(603103.SH)、金逸影视(002905.SZ)等。

2020年上半年,上海电影实现营收5714万元,同比下滑89.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39亿元,同比下滑450.63%。横店影视上半年实现营收9812万元,同比下滑92.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06亿元,同比下滑276.90%。电影放映业务占据横店影视主营收入的73.27%。

金逸影视上半年实现营收6771万元,同比下滑93.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14亿元,同比下滑668.58%。电影放映收入占金逸影视营收比例的71.71%。

随着院线的重新放开,上述影视公司,可谓“松了一口气”。

“对于电影行业来说,无论中小电影产业如何洗牌,内容为王永远是关键,对于消费者而言,我们当前主要矛盾依然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这些需求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所以在这个主要矛盾的前提之下,整个电影市场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量依然非常大,内容稀缺或者说好内容稀缺依然是电影产业当前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除了上述大片外,10月9日,《唐人街探案3》宣布定档2021年大年初一。《唐人街探案》2015年获得票房8.7亿元,《唐人街探案2》2018年获得票房33亿元,因此对唐探3市场期待较高。

《唐人街探案3》背后出品方为万达电影。万达电影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9.7亿元,同比下滑73.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5.7亿元,同比下滑398.81%。观影收入占公司营收比例的59.10%。

此外,市场所期待的大片还包括北京文化斥资30亿元全力打造的《封神三部曲》,据上市公司所述,《封神三部曲》上半年外景拍摄已全部杀青,目前处于后期制作中。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