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名画、卖子公司、卖影视城……影视上市公司“补血”的方式

一直处于舆论风暴中的华谊兄弟又上“头条”了。
8月16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王忠军)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透露,为解决公司现金流动性问题,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
图:中国企业家论坛
重要档期缺席、上映电影票房不佳、业绩亏损,现金流承压,这华谊兄弟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存在的“小问题”,而背后的大环境是,税改风波至今依然未停、融资困难大量项目搁浅、监管政策不断收紧……2019年,大部分影视公司都身处“冰川时代”。
2019年上半年,多家影视上市公司中期业绩沦陷。从业绩预告来看,华策影视、长城影视、北京文化等公司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慈文传媒、万达电影、欢瑞世纪、幸福蓝海等公司甚至业绩腰斩。
行业生存越发艰难,为了保证现金流以平稳过冬,各大公司不得不使出了浑身解数。有卖画的、有卖影城的、有卖子公司的,皆在摆脱当下的困境。
01
卖画自救之前
华谊兄弟今年已借款40亿元
据媒体报道,王中军素有收藏名画的爱好,在其家中就摆放了吴冠中、艾轩、陈逸飞、杨飞云等诸多艺术大家的绘画作品。为了收藏名画,这位霸道总裁也是不惜豪掷千金。
2014年王中军曾以人民币3.77亿元(含佣金)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拍下梵高的油画《雏菊与罂粟花》;2015年,以人民币1.86亿元(含佣金)的价格,拍下毕加索名画《盘发髻女子坐像》;2016年,以2.07亿元拍下“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唯一存世手迹《局事帖》。
《盘发髻女子坐像》
2017年9月27日,由王中军亲自策划并创立的松美术馆正式面向公众开馆,国际艺术大师梵高、毕加索、培根等精品都在其中,目前已成为北京群众的网红打卡基地。
但如今华谊兄弟面临巨大资金压力,这位当代艺术家、艺术品收藏家得不忍痛割爱,解决公司资金的流动性问题。王中军坦言:“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能卖掉我也觉得很开心。为了公司的安全,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有什么丢人的。”
华谊兄弟并不是第一家尝试通过卖画“过冬”的文娱公司。2018年年底,电广传媒就拟将《愚公移山》布面油画以2.09亿元(含税)出售给湖南广电,不过后因社会的议论双方取消了交易。
2019年上半年,因子公司广州韵洪、久之润、圣爵菲斯酒店利润增加,电广传媒已扭亏为盈,预计盈利1000-1500万,看来暂时不需要出售名画了。
相对于电广传媒,华谊兄弟的处境仍未有所改善: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32978.55万元-32478.55万元,电影、电视剧、实景娱乐板块均不乐观。
除了“卖画减压”之外,今年以来,华谊兄弟还以一系列资产提供质押担保,向5家银行授信累计共计25亿元、向阿里等公司进行借款或贷款、将旗下4家影院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与租赁公司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为人民币4000万元。累计下来,华谊兄弟今年对外借款已达40亿元。
千方百计只为缓解资金压力,也成为传媒板块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02
影视上市公司“自救”的N种方式
根据此前“壹娱观察”统计的数据,自2018年以来,20家影视上市公司中通过各种方式,融资金额合计约为128.7亿元,减压的主要方式有以下几种:
1、引入国资。2018年,慈文传媒马中骏家族转让占总股本15%的股权给江西国资背景的华章投资;骅威文化实控人郭祥彬及一致行动人将持股份益转让给杭州鼎龙;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厦门当代系”财团拟将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
2、出售持股公司股权。2018年3月,光线传媒以33.1704亿元的对价出售新丽传媒27.6420%股份给腾讯;2018年10月,当代东方以3939.18万的价格将耀世星辉51%的股权转让给耀世星辉原管理层
3、与银行合作。2019年5月,北京文化拟向北京银行申请综合授信不超3亿元;2019年6月,新文化与北京银行签署10亿元规模银企合作协议
4、出售资产或子公司。2018年9月,长城影视拟将公司全资子公司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出售给优创健康,转让价格暂定为不超过3亿元;2018年12月,华录百纳出售喀什蓝火100%股权,为华录百纳带走喀什蓝火一亿多债务
5、增资扩股。4月18日,长城影视与科诺森签署合作协议,科诺森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
可见,不管是日子过得还算滋润的北京文化、光线影业、慈文传媒,还算陷于各种风波的长城影视、当代东方、华录百纳,都在尽可能的获取资金过冬或是进行“自救”。
但在阵阵寒风中,“瑟瑟发抖”是大多数公司的“主旋律”。
03
“砸锅卖铁”非长久之计
2019年7月底,因瑞华所被立案调查,万达电影40亿元可转债项目中止审查。对财大气粗的万达电影而言,“中止”审查可能不会对公司经营活动产生很大影响。但有些公司已来到最危急时刻。
“壹娱观察”在今年7月初统计的一份数据显示,同期北京文化资产负债率为18.67%、光线传媒资产负债率为16.42%,而唐德影视资产负债率高达92.21%、中南文化资产负债率57.06%、东方网络资产负债率63.25%、印纪传媒资产负债率55.68%。
但上述负债率处于高位的公司在2019年都未获得融资,因债务高企、资金紧张等诸多不利状况,其中东方网络、中南文化均被“ST”,印记传媒则由“ST印纪”变更为“*ST印纪”,已面临退市。
因宏观政策整体对信贷的收紧、轻资产与项目的不可控性、融资成本偏高等原因,影视上市公司“来钱途径”越来越难。
另外有些公司还未等到出售资产的资金,就已将自己陷入危局。
8月14日,长城影视公告称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及所持有的诸暨影视城100%股权被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更早的6月,长城影视所持有的马仁奇峰64.50%股权被冻结,持有的淄博影视城62.40%股权也被冻结。
在本次公告中,长城影视表明要“自救”。目前一直与绍兴优创积极沟通,而绍兴优创正在筹措资金。
但即使3亿资金能够快速到账,类似“贱卖资产”或”砸锅卖铁“的手法,短时间内可能缓解阵痛,要想在漫漫寒冬里破局续命却不是长久之计。
寒冬时期也是反思的良机,用优质作品自救,这几乎已是业内的共识。优秀的影视公司应该沉下心来,不做“那个破坏大环境的人”,用票房说话,用口碑立威,才是各大公司的终极生存之道。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