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大公司“库存”渡劫,剧作能力已是短板

股价走到谷底的时候,很多人质疑我为啥不抛售,现在知道了吧!”一位股民在欢瑞世纪(7.100, 0.08, 1.14%)(SZ000892)讨论区说到。2019下半年来,随着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行政处罚措施出台,被证监会调查了两年多的欢瑞世纪终于谷底反弹。

特别是12月以来,随着参与出品的电影《误杀》票房喜提9亿,主控的剧集《锦衣之下》在爱奇艺、芒果TV播出,欢瑞世纪连续多次涨停,在1月6日发布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

与此同时,华策影视(8.630, -0.22, -2.49%)、慈文传媒(13.890, -0.95, -6.40%)等上市剧集公司也涨势喜人,甚至连基本面依旧调整中的唐德影视(7.110, 0.07, 0.99%)也迎来多次股价上调。


▲ 唐德影视股价走势

经过一年多的盘整,上市剧集公司库存内容逐渐消化,应收帐款逐渐回收,慈文传媒原实际控制人的股票质押融资比例从2019年初的90%以上下降到了70%左右,华策影视更是降到了37.26%。2019年9月之后,华策影视多部剧集开拍,慈文传媒、唐德影视也公布了接下来的项目投资计划,整个行业似乎进入到了寒冬后的恢复期。

“前一阵子,二级市场集中炒作网红经济,这段时间影视公司基本面改善,多部大剧连续热播,资本就转移视线了吧,”一位二级市场分析师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分析道,“但是从中长期看,剧集行业前景还不明朗,以后的供求关系更偏向视频平台,上市剧集公司如果只是为对方打工,很难获得高利润。”

随着优爱腾更加注重自制剧、自有IP,亲自下场组项目,一部剧的创作被分拆成剧本策划、拍摄执行、宣传营销等多个环节分包给不同的公司,热门网剧背后通常有4-5家出品方。

上市剧集公司在组盘方面的优势不复存在,不得不跟行业新兴内容公司比拼创意,每年上千集的生产力不再被强调,独特的内容调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当中汇影视、厚海文化、仨仁影视等专精某一环节的剧集公司逐渐崛起,华策影视、慈文传媒们应该如何应对?

剧集上市公司“去库存”

2019年,影视上市公司处境很难。大部分在2015年左右通过并购进入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都在进行一场艰难的抉择:壮士断腕,还是找钱续命?

幸运的上市公司,如思美传媒(8.150, -0.56, -6.43%)、慈文传媒找到了国资托盘,不幸的如康曦影业、贰零壹陆影视,只在上市公司体系待了两三年,就被当成负资产打包出售。

曾收购梦幻星生园影视,出品过《放弃我,抓紧我》《金玉良缘》等多部偶像剧的骅威文化,在2018年末摇身一变成了鼎龙文化(3.320, -0.15, -4.32%),公司控制权被转让给一家房地产公司。

曾出品过《花千骨》《楚乔传》的慈文传媒,在2019年初将控股权转给江西出版集团旗下的华章投资。


▲《楚乔传》剧照

曾承揽浙江卫视、东方卫视等电视台广告,收购观达影视出品《浪花一朵朵》《因为遇见你》等青春剧的思美传媒,也在近期将控股权转让给四川旅游投资集团。

这一场剧集行业的出清,从2018年持续到2019年,至今仍在进行中。就连电视剧第一股华策影视,也先后在2018年12月、2019年11月与杭州金投、上海双创投资中心达成协议,引入国有资本进行纾困。

播放渠道从电视台转向互联网的过程中,影视内容方曾从平台混战中坐收渔利,剧集售价节节攀升,网台单集售价动辄过1000万元。

但随着平台战争落幕,行业政策调整,这些定位网台联播、高成本制作的剧集成为剧集公司的包袱。其占用了大量资金,却无法按预先规划的方式播出,造成巨额的应收帐款和存货。

为了尽快清理存货,华策影视的多部以网台联播形式制作的头部剧,在2018年末、2019年初以网络独播的方式播出,比如《独孤皇后》《宸汐缘》《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等等。

也正是由于这些去库存动作,华策影视的应收帐款从2018年底的42亿元降低到2019年三季度的27亿元。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累计质押股份数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也从2018年底的56.78%,降低到2020年1月2号的37.26%。

慈文传媒则披露,因为《杨凌传》网络独播,以及《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一部分剧集从黄金档转移到晚间播出,造成慈文传媒2018第四季度调减营业收入1.2亿元。而此前约定湖南卫视与爱奇艺同时播出的《临界天下》,也在2019年5月网络独播。


▲《杨凌传》剧照

欢瑞世纪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因为举报下架后重新播出,《天下长安》在2018年两次定档均未按时播出,仅这两部剧就造成2018年的8亿元应收帐款。

而唐德影视的《巴清传》约定6000万换脸重拍,于2020年3月过审提交优酷,不知能否按期交付?这家曾经市值百亿元的公司,截止2019Q3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不超过1.46亿元。

为了保障流动资金,唐德影视刚刚在2019年12月26日,申请向中信银行(6.100, -0.08, -1.29%)金华东阳支行2亿元的授信额度,期限1年,还向杭州联合农村商业银行宝善支行申请不超过5000万元贷款,期限1个月。

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2019年上市剧集公司少有大剧开拍,裁员、业务调整一直进行中。

老牌剧集公司的创作挑战

好在这一切,在2019下半年有了转机。

华策影视率先在9月份开拍《有翡》《青簪行》为市场预热。11月份,《庆余年》《鹤唳华亭》的播出,引起一阵追剧热潮。

整个2019年,没有开机一部新剧的慈文传媒,终于在12月份的投资者沟通会上,重新把《紫川》《天涯客》《脱骨香》等剧的筹备、拍摄提上日程。

监管对古装剧的放开,让众多片方长舒一口气,欢瑞世纪的《江山永乐》也更名为《山河月明》,发布首款片花。


▲《山河月明》剧照

新丽传媒2019年上半年仅完成9000万净利润,一度令人怀疑其能否完成业绩对赌。但下半年,电影《诛仙》、剧集《惊蛰》《庆余年》《精英律师》接连播出,市场情绪恢复乐观。

从2019年12月起,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唐德影视等上市剧集公司的股价频频上涨。演员片酬下降,内容品质抬头,外部投资者纷纷涌向影视股。

但需要注意的是,经历此次影视寒冬的盘整,剧集行业的格局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

电视台主导内容的时代,制播分离,华策影视是一家内容平台,把剧本、演员、导演等整合在一起,制作完成后卖给电视台。为了照顾资金实力不同的电视台,影视公司把内容分成多个等级。

但现在爱奇艺、腾讯视频等视频平台也在努力向上游进军,成立多个工作室策划自制内容。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老牌剧集公司,和小糖人影视、五元文化等新兴内容厂牌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以往,欢瑞世纪等上市剧集公司都以华策影视马首是瞻,一年生产上千集的产能,为多个播放平台提供内容。但如今,横跨多个题材、品质参差不齐,已经成为老牌剧集公司的劣势。

相比正午阳光、新丽传媒在内容质量上的把控,同时生产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孤芳不自赏》的华策影视在口碑方面的表现并不稳定。

而以《盗墓笔记》《诛仙·青云志》等大男主剧打开会员付费市场的欢瑞世纪,近几年也后继乏力,多部剧集无法按预期时间播出,缺乏一部热播剧重回昔日荣光。


▲《诛仙·青云志》剧照

互联网让内容创作者回归本质,更强调剧本、拍摄、后期制作等某一环节上的匠心,而华策影视等上市剧集公司在这些环节有没有绝对优势呢?


2019年10月23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新丽传媒在2019年年中采取新业务模式,在剧本阶段与视频平台签订剧本许可费协议,提请获得剧本版权所带来的回报,并优化现金流,每项剧本版权许可在0.5亿元至4亿元不等。2019年,阅文集团将向腾讯授出4至5项剧本版权,2020年和2021年预计每年还增加1至2项剧本版权。

新丽传媒在剧本策划方面的优势,已经单独出来成为一项业务,不仅可以帮阅文集团挑选更适合影视改编的小说予以出售,还可以凭借自己的编剧资源将改编完整的剧本予以出售。

从事类似业务,背靠IP版权库,进行影视化改编的中汇影视,也在2019年交出了《心灵法医》《鹤唳华亭》《少年的你》等多部影视作品。

另外背靠港股上市公司传递娱乐,厚海文化也储备了大量热门IP,《九州·斛珠夫人》《棋魂》均在制作之中。

在视频平台主导一切的时代,华策影视、慈文传媒们相比中汇影视、厚海文化这些后来者,如何突出重围?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