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对赌、转卖新作、横店停工……疫情下影视企业如何自救?

今年的春节档原被寄予厚望,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全部折了戟。但是电影《囧妈》的提档、撤档再空降网络首播的骚操作,让它成了电影春节档唯一的关注焦点。
一份24亿票房的对赌协议,让曾经登顶华语电影票房冠军宝座的徐峥,为新电影费劲了心思。
在肺炎疫情笼罩的日子,欢喜传媒只是众多中国影视公司的缩影,除了聚光灯下的欢喜传媒,无数正面临严重商业危机的影视企业也不容忽视,如何在这场危机中存活下来,已经成了中国影视人共同的焦虑。
-1-
曾经的华语票房冠军导演,为何着急推新作上映
大年三十一大早,字节跳动便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大年初一,抖音、头条、西瓜请全国人民免费看《囧妈》”的消息,阅读迅速突破10w+,而在另一平台微博,该话题也立刻登上热搜榜首并呈现“爆”的趋势。

《囧妈》的百度指数
那么作为一部预期票房超20亿的电影,《囧妈》为何一定要在今年春节与观众见面,甚至免费播出呢?答案就是那份24亿票房的对赌协议。
众所周知,《囧妈》的出品方欢喜传媒与横店影视签过一份对赌协议,欢喜传媒由知名电影人董平、项绍琨和导演宁浩、徐峥于2015年创立,通过入主香港上市公司21控股而在香港上市。
2019年11月7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横店影业签订了关于《囧妈》的保底发行协议。协议中,横店影视要求徐峥的《囧妈》票房至少达到24亿元,才同意支付6亿元的制造费和1.5亿元的宣发费,超出24亿元的票房盈利部分,两家分别按35%和65%的比例分成。

肺炎疫情仍在蔓延,即使《囧妈》如期上映,仍有可能受疫情影响而被临时要求停映,票房难以预计,这样的结果无疑是两败俱伤,因此,双方达成一致协议或改档或终止对赌,才能将双方的损失降到最低。
实际上,欢喜传媒与横店影视已于2020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终止了对赌。这才有了后续《囧妈》上线抖音、头条、西瓜等字节跳动产品的新闻。

欢喜传媒公告
欢喜传媒这样一番神操作终于让新电影保了本,徐峥也不必自掏腰包弥补缺口,同时,院线电影在流媒体首播也让《囧妈》在中国影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2-
不是所有的影视公司都能“欢喜”
除了欢喜传媒,现在身负对赌协议的影视公司不在少数。出品无数佳作的华谊兄弟、《庆余年》《斗罗大陆》《精英律师》背后的新丽传媒......
而下图所列A股电视剧类型上市公司近几年的主要并购重组交易,无一例外涉及到业绩对赌。

来源:新剧观察
如今新冠肺炎仍在肆虐,这些公司的对赌想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由于近两年影视类并购逐渐收紧,几乎没有新的项目过会,2018-2019两年的影视寒冬,又倒下了一批中小影视企业。
然而挺过影视寒冬的企业,在此轮肺炎疫情的影响下,还要面临企业经营难、作品无法上映、上下游合作搁浅、资金紧张等一系列难题,而对还在对赌履约期内的企业,更是雪上加霜。
-3-
受疫情影响,对赌中的影视企业会面临哪些风险?
1. 2020年业绩目标难以实现,补偿或回购恐在所难免
从目前得到的资料看,《囧妈》赌的仅仅是一部电影的票房,而不涉及股权投资的价格调整。但就并购重组交易而言,对赌往往涉及交易完成后几年的业绩。
从疫情在全国蔓延至今,已近一个月,“拐点”尚未到来。可以想见,按照目前的情况及之前SARS的经验,疫情得到全面控制,至少还需要2、3个月,甚至更久。
而春节档历来都是影视圈的黄金档期,据业内人士介绍,春节档的票房及利润在全年的占比高达近50%;同时,即使疫情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有效控制,电影院重新敞开大门,初期的上座率可想而知,毕竟,在生命和健康面前,电影实在没有太大的分量。
还有《囧妈》的“神操作”也很可能吊高了观众的胃口,使其不再轻易为高企的票价买单,转而更加卖力地寻找网络资源。
这样看来,影视企业2020年的业绩恐怕只能用惨淡来形容了。
通常的,对赌协议中都会约定补偿或回购条款,在业绩目标未能达成的情况下,投资方很可能要求融资方进行补偿或回购股权。
2. 效仿《囧妈》,则开罪院线,未来的业绩目标同样岌岌可危
与《囧妈》不同,参与并购重组的其他影视企业无法通过“一锤子买卖”实现上岸,即使愿意背上骂名甚至跟徐峥一样成为院线的公敌。原因不难理解,效仿《囧妈》,必然得罪院线,之后的电影恐怕就都要凉凉了,以后的票房业绩如何兑现呢?
所以,可以预见,影视企业如为了短期利益而效仿《囧妈》,即使2020年的成绩勉强及格,但以后的日子必定难过,依然难逃补偿或回购的“惩罚”。
-4-
肺炎疫情下,影视企业对赌难题自救指南
1. 影视企业应与投资方充分沟通,修改对赌协议的相关内容
在疫情发生后,影视企业首先应及时以书面方式通知投资人,并告知受到疫情影响的具体情况,包括履行上存在的障碍、已经遭受的损失、未来可能遭受的损失,以及已经采取的措施等。
疫情的出现使得影视企业遭受了极为重大的打击,这也是投资方不愿意看到的,如果投资方能够正视现实,且看好影视企业的未来发展,则双方完全可以重回谈判桌,客观评估各方面的影响,重新审视对赌协议。
修改对赌协议主要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第一,疫情对协议的履行构成根本性的障碍,继续履行没有意义或对一方明显不公平,则双方可以协商终止对赌协议,需要注意的是,书面确认终止协议时,应当说明终止的原因,各方(尤其是影视企业)对协议的终止不承担责任;同时,对于其他善后事宜,也应当予以明确,如:因履行对赌协议已经发生的成本或产生的损失,具体应当如何承担,等等。
第二,双方签订的对赌协议时间跨度较长,而疫情仅对2020年的业绩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双方仍愿意继续履行,在修改对赌协议时,应注意协议各相关内容的整体协调,避免出现矛盾,如:应当将业绩目标与履行期限结合起来,或者重新确定业绩目标,或者将对赌期限予以顺延,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2. 如不得不对簿公堂,影视企业应根据协议约定及实际情况,依法主张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努力自救减损
如投资方迫于压力或出于其他考虑而不得不将影视企业推上被告席,根据协议约定及实际情况,基于疫情对协议履行的实际影响,影视企业还是应当依法主张疫情构成不可抗力,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或主张疫情构成情势变更,未能如约实现票房业绩目标并非影视企业的责任,应当解除或变更对赌协议。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鉴于疫情存续的阶段性特点,仅仅主张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并不能保证影视企业全身而退,就疫情对业绩的具体影响,影视企业还应在数据上做好准备工作,包括历史数据、行业情况、横向及纵向对比数据等,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充分的依据,使疫情的影响得以量化,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此外,即使疫情足以构成不可抗力,基于诚实信用原则,影视企业仍应采取积极措施尽量减少或避免损失扩大 ,如果其在疫情发生时未采取任何措施避免或减少损失的扩大,或采取措施不当,其很可能仍将承担相应责任。因此,企业应密切关注疫情以及政策的变化,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做好应诉准备。
当然,每个影视企业签订的对赌协议内容并不完全一致,实际履行情况也可能千差万别,最终还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相应的对策。
-5-
机会仍在,时间是关键
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合作的消息公布后,《囧妈》发行方欢喜传媒的股票应声大涨,大赚十几亿,对赌协议也提前终止,但在春节能够“欢喜”的却只有这一家企业。
据公开资料,中国还有大量影视企背负对赌协议,对于刚刚经历过影视寒冬的它们,是否能够熬过这一次的肺炎疫情,仍是未知数。
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有限的规则中仍存在许多翻盘的机会,对这些企业来说,在正式全面复工前准备好万全之策,就能把握住企业未来的命脉。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