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版权保护背后:看似打剪刀手,实则狙抖音

4月9日,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发布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表示将对网上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的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进行法律维权行动。

 

声明一出,舆论哗然,有电视剧博主在微博上伤感地表示,“几个网站出的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意味着我们只能被迫接受既定的结局……平行世界的大门,再也无法打开。”

 

 

 

“联合绞杀针对的是同人再创作。”“要流量就放二创,不要引流了转头就骂娘。”在这条微博下,不少网友表示不满。有律师告诉娱乐资本论,其实二创混剪类视频比纯解说视频更容易被算作侵权,因为前者是创作了一个新作品,后者则可以辩称是为了介绍、评论原作品而进行的合理引用。

 

这边厢剧迷、剪刀手们群情激愤,那边厢不少影视从业者正在朋友圈刷屏支持。有制片人直言就是为了“搞抖音”——“抖音一年1800亿广告收入,比声明里五家平台加起来还多,不应该付点钱吗?”

 

享受着长视频带来的免费流量红利,短视频平台这几年风生水起。长期的利益分配不均终于导致了今天的结果。但“影视版权保护”说起来简单,真正落实起来却牵扯众多部门。

 

政策指引方向,协会和平台跟进,影视公司参与。本质上,这次集体行动是主管部门对影视行业管控趋严的产物。管理越来越细致、规范,身处其中的平台、制作公司、营销方和剪刀手们,也必将因此作出改变。

 

影视版权保护趋严后,剧集营销难度陡增

 

“不需要他们提升热度,特别讨厌盗版蹭热度还打着帮忙的旗号。”

 

在联合声明发布之后,面对群情激奋的剪刀手和观众,制片人张园(化名)有些许不满,在他看来,民间影视剪辑实际上是在吸血版权作品,影响影视剧在长视频平台的流量和收入。

 

基于此,联合声明发出后,不少从业者在朋友圈转发支持。金禾影视CEO王晶晶告诉娱乐资本论,“我是长视频的从业者,还是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健康发展。”她不否认一些二创视频会为剧集带来热度,但这要“基于授权的逻辑”。

 

对影视公司来说,支持联合声明除了与长视频平台利益绑定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很多影视解说视频都是负面的吐槽视频。

 

比如《有翡》在播时,B站UP主@路温1900称此剧是“流水线垃圾古偶”,吐槽视频播放量近千万。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该UP主播放量最高的三个影视剪辑视频全部是吐槽向。

 

 

 

不过吐槽归吐槽,这对剧集来说其实也是实打实的社交平台热度,所以在民间视频剪辑内容上,剧集营销方和制片方的态度有些不同。

 

剧宣从业者李婉(化名)曾在采访中表示,做剧集营销自来水很重要。《三十而已》在播期间,抖音上用户截取传播的打小三视频很多都有着数百万的播放量,这些都不是官方投放的视频。

 

除了对剧集热度的加持外,目前短视频营销的导流作用正在慢慢被数据所证实。不同于可作为长剧“代餐”的演员cut视频或分集解说视频,适量的短视频营销可以为长视频导流。

 

李婉表示,《传闻中的陈芊芊》请数据公司做过调研,根据用户行动轨迹发现,用户在抖音看完短视频之后跳转到腾讯视频观看剧集的行为是其他剧的300%,“说明《陈芊芊》的短视频营销是很有作用的。”

 

 

 

一旦像联合声明中所说的那样,将民间影视剪辑一刀切,会加大剧集营销的难度。

 

首先是在授权层面,民间剪刀手获取影视版权方授权并不容易,对于剧方来说,一个一个开放授权也会非常消耗精力。

 

而退一步说,即便是获取了授权的民间影视剪辑作品,也有可能被相关方法务投诉下架。“因为剧宣和法务不是一个部门,大家都按照自己的逻辑行事,我们一般会提前跟法务打招呼,把一些投放账号给过去让开白名单,但即便这样,有时候也会出现剪辑视频被法务投诉下架的状况。”李婉说道。

 

在可以预见的难度之下,剧宣从业者对联合声明的态度大部分都处于观望状态,大家都理解版权保护是大势所趋,但落到实处就变成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灰色地带。

 

名为影视版权保护,实为长短视频博弈?

 

事实上,从法律层面上来讲,并不是所有的二创视频都需要事先取得授权。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国华告诉娱乐资本论,通常来讲,如果视频是为了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并不属于侵权或盗版行为。但是传播者要标明出处,如原作者姓名、原作品名称等,并且不得影响该影视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所谓的“适当引用”并无明确的法律界限,通常来讲应该是少部分。“比如一部120分钟的电影,你引用十几二十分钟,那一般来说属于合理使用的范畴;但一部20分钟的微电影,你引用了十几分钟,这就可能超出了合理引用的范畴。”

 

 

 

还有一类不属于合理引用的视频是剪辑影视剧里某演员或某对CP的cut。“这种视频并不是为了介绍或评论某一作品,而是创作了一个新作品,就是单纯的剪辑后进行了传播行为,毫无疑问属于侵权。”

 

照此标准,不只是演员cut,B站大量的拉郎配混剪视频严格来说都属于侵权。影视解说类视频,则要根据引用比例、引用的必要性等来判定是否属于合理引用。当然,在合理引用的前提下,如果二创视频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其他利益如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也不行。

 

“比如对原作品进行刻意的裁剪,就是损害了保护作品完整权。”不过在具体实操中,还是存在很大的模糊空间。有网友担心版权保护严格起来后,片方以“恶意剪辑、歪曲篡改原意损害了保护作品完整权”为由,让批评吐槽自家影视剧的视频下架会很容易,其实并不然,“这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要求下架还是有难度的。”

 

总体来说,法律对二创视频的判定更倾向于传播而非侵权。在实际操作中,影视公司也很少真正去告生产二创视频的剪刀手。一来费心费力,二来剪刀手的视频确实在实质上为影视作品起到了引流宣传的作用。

 

真正会在意侵权的,其实是平台。前不久,爱奇艺刚刚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起诉了B站。早在2018年,爱奇艺就因B站未经授权擅自提供《中华有嘻哈》节目片段而起诉索赔100万元,最终获赔共计53500元。

 

 

 

联合声明发出后,娱乐资本论联系了B站官方,对方表示不予回应。有接近B站的人士透露,此举主要还是为了打击短视频平台,B站和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一直有官方二创合作,受影响较小。

 

“就是为了搞抖音。抖音一年1800亿广告收入,比声明里五家平台加起来还多,不应该付点钱吗?”在采访中,有参与联名的影视公司老总直言,此次联合声明主要是电视剧制作产业等协会和平台发起的。产业协会的初衷是打击盗版、落实政策,视频网站则颇有向短视频平台宣战的意味。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2014年今日头条崛起,被各大传统媒体轮番起诉侵权的往事。表面上来看,这是为了保护影视版权,实质上是因为流量转移,传统渠道利益受损而引发的纠纷。越来越多的用户习惯于“短视频追剧”,肥了抖音快手,伤了优爱腾。

 

从法律上来讲,平台被起诉后,往往会以所谓的避风港规则辩护,但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丛立先教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信息网络传播条例》,能够构成ISP(网络服务商)并享受避风港规则的平台,功能主要是供存储、搜索、链接等空间。但目前短视频平台很难不直接获取经济利益和不改变内容原样呈现,因此不能享受免除责任。

影视版权保护大势所趋,短视频平台放血在即

 

“先有个态度吧,后续再看行业如何维权。”参与联合声明的某头部影视公司副总裁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娱乐资本论在多方询问后了解到,各影视公司更多是参与跟随的角色,此份声明是在影视行业官方协会以及平台主导下的产物。

 

声明中非常明确地提到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将于今年的6月1日正式生效,其中关于影视作品的保护力度会进一步提升和完善。而声明的第一条就是要对未授权的影视剪辑内容,进行“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这样一则声明是在对短视频以及相关媒体平台、自媒体等发出信号,督促他们出于版权保护的立场采取行动。

 

最容易做到的就是下架、屏蔽以及限流,将平台内涉及侵权的影视内容进行处理。但这样的做法对短视频以及相关媒体平台来说代价较大,因为目前在相关平台中,用户对影视剪辑内容已经形成了消费习惯,尤其是抖音平台。

 

根据巨量算数在去年公布的《抖音用户画像报告》,影视类内容已经成为抖音用户偏好视频类型中的第四名,前三名分别是演绎、生活和美食。

 

如果不下架相关视频,对短视频及相关媒体平台来说,还有一个可采取的办法就是从平台层面和长视频平台进行版权合作。比如B站在去年和优爱腾合作了多部剧综的剪辑大赛活动,由影视版权方下场在B站内进行剪辑征集,如此一来,合作剧综下的影视剪辑产品默认都拥有版权方的授权。

 

 

 

不过这种单个剧综合作相较于全年产出来说还是体量太小,更多的作品是在官方合作外的,此时有从业者提出可以像音乐版权合作一样,平台和平台之间进行框架协议,根据具体使用情况进行付费。

 

但版权合作也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首先影视作品的复杂性大大超过了音乐,一段影视作品使用时长的判定、如何计费,是否能像音乐一样随取随用等问题都不好解决。

 

不过相比较技术,利益上的问题才是双方能否展开合作的关键。对长视频平台来说,开放影视版权带来的影响暂时无法估计,比如会不会导致平台失去用户?会不会给短视频平台做嫁衣?

 

此前短视频平台也曾大量采购影视版权,与第三方版权运营公司合作,目前B站、抖音、西瓜视频上都有众多老剧上线。为什么在联合声明中看不到华视网聚这类第三方版权运营公司的身影?因为他们和短视频平台远未到“开战”的程度,甚至还有密切合作。

 

除了购买版权老剧外,短视频平台也在尝试入股影视制作公司,比如字节跳动6.3亿和欢喜传媒合作后,B站也入股了欢喜传媒,购买《风犬少年的天空》等影视剧。但众所周知,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在《囧妈》之后便再无什么动作。相比较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在资本上和传统影视公司依然关系较远。

 

长视频平台目前尚未盈利,每个平台每年采购、制作长剧都要花费上百亿。对短视频平台来说,想获取长视频版权会更难。投资规模大、入行门槛高,优爱深耕多年才在传统影视行业站稳脚跟,短视频平台想切这块蛋糕谈何容易?

 

“每家平台都想要流量,都想自己好不想别人好。”剧宣从业者李婉有些无奈。

 

相信以目前联合声明的影响力来看,短视频以及相关平台、自媒体已经看到了政策导向下,未来版权保护绝对是大势所趋,新规则和新秩序或许正在缓慢建立。

 

附:联合声明原文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