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影业董事长:影视业已到顶峰,未来属于游戏业

你有多久没去电影院了?影视行业的窘境或许就藏在答案中。

近日,美银美林举办了一场媒体会议,在会上索尼影业的董事长兼CEO Tony Vinciquerra语出惊人。身为影视业的大拿,但他却认为影视业已经缺少增长动力,反而将目光转向了游戏领域。

他表示:“我认为电视与电影这一传统的媒体形式已经到达了顶峰,新的增长领域将是游戏业务。”并且他还认为:“我觉得当前可能有太多的电影制片厂,可能会在未来五到十年内看到减少一或两个。但是我相信,下一个将会整合的领域是游戏。”

当然,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Tony的这番言论,实则是在被问及“电影业是否会进一步进行整合”时而作出的回答,所以回答内容其实更针对行业整合与投融资方向。

另一方面,之所以看好游戏行业的增长动力,实则也是话里有话。

索尼在2019年成立了一个新的工作室PlayStation Productions,其主要业务便是以索尼影业为基础,推动索尼的第一方游戏改编成电影或影视剧。

 

在此之后,索尼第一方游戏要改编电影在坊间的传闻也多了不少。

比如已经被确认过的《神秘海域》电影,将由“荷兰弟”汤姆赫兰德出演。而在今年初,有消息称索尼旗下的王牌IP《战神》系列电影正在筹划中,曾出演过《斯巴达300勇士》的杰拉德·巴特勒将会饰演主角奎托斯。3月份,另一款热门游戏《对马岛之魂》也传出了影视化的消息,该片或将由《疾速追杀》的导演Chad Stahelsk执导。

可见,Tony其也并非完全唱衰影视业,之所以看好游戏业,主要是因为游戏为索尼电影业务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有几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味道。

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在索尼之外,影视与游戏究竟是一番怎样的境况?

内忧外患,影视行业遭遇重挫

正如开头所言的那个问题,影视行业究竟如何,相信每个人心中已经拥有基本认知,自疫情以来,整个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

以中国市场为例,由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就指出,2020年中国电影产业遭受疫情冲击程度严峻。全国市场全面停摆180天,中国城市院线电影总票房204.17亿元,观影人次5.48亿,同比均下降68%,其水平相当于2012年至2013年。2020年全国影片产量650部,同比下降37%。

诚然,疫情对于线下实体产业均带来了重创,但挺过了特殊时期,影视行业也并没有快速回暖。在这当中,消费者的消费欲望下滑、商业模式摇摆不定等成为重要的因素。

根据艺恩数据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国电影市场报告》显示,2021上半年影院观影人次6.82亿,同比2019年下降15.6%,迫于经营压力,不少影院上调了票价,不仅未能弥补收益,反而造成了进一步的下滑。

 

而在海外一侧,由于疫情长时间的笼罩,情况可能更糟。

根据全球最大的电影院线AMC今年公布的财报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AMC公司巨亏45.89亿美元,创成立以来亏损新高。

巨亏之下,AMC还带崩了公司的股东之一万达集团。今年5月,万达宣布将全面退出AMC公司董事会,仅保留AMC公司少数股权,维持双方在院线业务上的合作关系。

观影人群消费意愿不高,院线不景气仅仅只是一方面,制片方与影视传媒公司问题频出导致了“内忧”加剧。

比如国内一家曾缔造出《流浪地球》、《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一系列爆款影视传媒公司,因为一系列黑天鹅事件股价一泻千里,今年也被冠上了ST的帽子。

而在海外,随着流媒体的觉醒,本就受到疫情打击的传统电影业,也正遭受着新一轮冲击。

比如去年诺兰的新片《信条》就曾几经权衡与更换档期,最终票房表现仍旧不达预期,草草上架流媒体,这也间接导致了诺兰与华纳兄弟结束了长达20余年的蜜月期。

而迪士尼的新片《黑寡妇》不仅票房不算特别成功,并未达到最初预期的5亿美元,同时还因为上线流媒体引起了主演斯嘉丽约翰逊的不满,昔日同事如今对簿公堂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影院资源空转,院线被迫转型

内忧外患之下,夹在中间最不好做人的其实是院线。

众所周知,以Netflix为首的流媒体出现,改变了影视行业的生态与商业逻辑,但流媒体的出现却并未对影片制作层面造成影响,更多则是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以及电影的商业模式,从最初的售票转变为订阅制服务。

新的商业模式出现挤压了院线的生存空间,再加上受到疫情的余波,院线不得不从当年热火朝天的产业,到如今在夹缝中生存,需要寻求新的手段来解决生存问题。

比如有的电影院为了提高利润,另辟蹊径实行分区定价。但最终的结果便如上文所言,因为整体的上座率并未提升,如果单场电影的观看人数并不多,选择高价位的观众与选择普通座位的观众并没有实质的差别,反而进一步导致了观影人群流失。

 

成本越来越高,人们的消费意愿下滑,利润越来越低,线下影院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为了不浪费昂贵的设施与维护成本,减少影院“空转”,不少线下的电影院开始谋求转型。

有的干脆放弃本行,利用场地与地理位置的优势向其他产业进军,比如原先上海正大广场楼上的电影院如今已经变成一番新景象。

也有的利用场地、设备优势,以其他的形式来利用其费尽心思构建起的杜比声效与视听体验,在影院内讲起了相声。

又或者紧跟时代的潮流,盯上了沉浸式经济,在影院内修建儿童乐园,甚至还玩起了剧本杀。

归根结底,疫情是一剂催化剂,加剧了电影产业的变革,但同时也加深了一些仍未得到解决的问题。

商业模式摇摆不定、天花板初显,利润逐渐下滑,直接收益与规模逐渐落后于游戏产业,谁更有增长动力也就高下立判了。

游戏行业飞速发展,成影视业救命稻草?

再回到索尼影业董事长兼CEO Tony的语境中,其实也不难理解出为何影视行业以及到达巅峰,游戏是新的增长领域。

相较而言,近几年来游戏行业发展速度有目共睹,并且有着多元化与可持续发展等显著的特性,换句话说,游戏业既具有投资价值,同时因为多元包容的属性,还能为影视行业赋能,自然也就成为接下来投融资与并购的焦点。

并且,Tony的话并非无的放矢,在数据层面也得到了验证。

根据投资银行Drake Star Partners的数据显示,在2021年上半年,游戏交易数额创下了史无前例的600亿美元,完成的交易数超过635笔。其中,并购(M&A)交易有169宗,交易价值高达230亿美元。

在国内,最为显著的便是腾讯,有数据调查报告显示,2021上半年,腾讯投资事件达到163起,其中涉及游戏领域达50起,投资游戏公司为49家。

在海外,游戏业投融资以及并购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比如去年微软豪斥75亿美元收购B社母公司ZeniMax及旗下工作室;EA收购知名竞速游戏开发商Codemasters;疯狂收购游戏公司的瑞典企业Embracer Group,以及一些休闲游戏巨头如Zynga等。

 

反观影视业,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都还在谋求转型,而作为当红炸子鸡的游戏也就成为了转型融合的方向之一。

比如在经历了野蛮扩张后,流媒体也即将进入人口红利到头的阶段,因此今年初,流媒体巨头Netflix高调宣布进军游戏业,目的也正是通过融合游戏业来为其提供新的增长动力。

而在未来,随着VR产业的快速发展,影院高度的沉浸式体验部分将会被VR取代甚至是超越。正如院线业内人士所言,电影院也许不会死亡,但也并不代表一成不变。

另一方面,游戏行业的快速发展,实则也模糊了电影娱乐与游戏娱乐的边界,比如当下游戏产品越来越强调电影级分镜、电影化叙事,甚至连人才也都来自影视行业。

同时影视行业也已经显著出现了IP化发展的趋势,最为典型的便是迪士尼,接连收购漫威影业与福克斯后,手握的影视IP足矣在行业中称霸。因此,靠游戏IP来激活影视行业并与其他公司分庭抗礼其实也说得通,就是不知道索尼最终会为电影交上一份怎样的答卷。 

相关产品

评论